@      台北故宫“书法导赏”王羲之《奉橘帖》、董其昌行书长卷

当前位置: 北京极速赛车 > 北京极速赛车 > 台北故宫“书法导赏”王羲之《奉橘帖》、董其昌行书长卷

台北故宫“书法导赏”王羲之《奉橘帖》、董其昌行书长卷

澎湃新闻获悉,台北故宫博物院每三个月轮换一次的专题陈列“笔墨见真章——台北故宫博物院书法导赏”12月26日更换展件。新一期展品展示东晋王羲之《奉橘帖》、苏轼《楚颂帖》(拓本)、赵孟頫《柔毛帖》、董其昌行书卷《答徐孝穆书》等二十余件古代书法珍品,揭示历代书法发展的历史脉络。

说起书法,不能不说王羲之。此次新展出的《奉橘帖》在唐代即知名,诗人韦应物有诗句说:“ 书后欲题三百颗,洞庭更待满林霜。”用的就是这件书迹的典故。《奉橘帖》行书为唐摹本,内容是王羲之赠送友人橘子并附上此信,此迹。 《奉橘帖》字形大小偃仰,饶富变化,“三”字如横空掠燕,笔画互有照应,“百”字起笔上扬,末画斜下挫锋,笔锋几经转折,并露出贼毫,“未”字出现两次,笔法也不尽相同。其他如“白”、“奉”等字。也是变化不一。可谓从心所欲不逾矩。

《奉橘帖》

魏晋南北朝以后,隋唐时代是中国书法的另一个关键时期,政治统一带来南北各地书风会流,笔法发展臻于完备,从此楷书成为历代通行的书体。入宋以后,为保存前贤书法长远流传,刻帖日渐盛行。但是宋人并不以继承传统为足,书法取向表现个人情性、得其天趣。

元代继起,转而提倡复古,晋唐书法传统得以延续。然而,不受传统束缚的意念也活跃起来,至明代浮现纵横跳脱的气息。明人书法面貌至为纷杂,行草书尤其活泼自由,适与当时依循传统法度者形成对比。其间突显个性自成一格的书家,也走出实现自己的路径,不为时代潮流所吞没。

清代以降,三代秦汉古文篆隶陆续出土,堪称是得天独厚。在务实的学术风气影响之下,清人摩挲碑版,从而与刻帖相互为用,书法发展的视野得以串联古今,终能在篆书、隶书两方面汲古创新,引领新方向。

此次展览对这些书法史变化都有呈现。

宋 苏轼 楚颂帖拓本局部

宋 苏轼 楚颂帖拓本局部